详细内容

News

《警钟长鸣》专栏2022年第七期(总第五十五期)


神秘的“药代”

“我们联系的药品代理人叫王伟,你说的谢雪峰我们不认识。”

  “既然药品代理人叫‘王伟’,回扣怎么又打到其他人的账户?”

“打回扣的账户都是王伟指定的。”

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通过抽丝剥茧,办案人员发现这些账户都指向一个共同关联人:谢雪峰。

去年5月20日,杭州市临安区中医院信息设备科原副科长谢雪峰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被区监委留置。心存侥幸的他一开始只交代了售卖“统方”的情形,对代理药品收受回扣却绝口不提,试图蒙混过关。

谢雪峰自2000年进入临安中医院后,一直从事该院网络信息管理、数据收集等工作。这为他轻松获取药品处方数据,也就是所谓的“统方”提供了便利。2008年1月初,某药品销售人员赵某通过朋友介绍找到谢雪峰,希望能拿到他代理药品的“统方”。最后,双方约定以每个药品每次100元的价格进行交易。从2008年1月至2019年5月,赵某通过银行转账等方式支付给谢雪峰钱款达206笔,合计35.17万元。

2019年,临安区加大对医疗卫生领域腐败问题的治理力度,各家医院也纷纷安装了“反统方”软件。然而,谢雪峰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利用软件漏洞,继续售卖“统方”。不过,此时的他也变得异常小心,只和赵某等少数几个自认为信得过的医药销售人员交易,同时让他们改成现金支付,并且一个季度结一次费用,减少交易次数和风险。

贪欲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与药商接触一段时间后,谢雪峰便不再满足于售卖“统方”获利,滋生出自己做药品销售代理的念头。但是作为公职人员,又不方便抛头露面。怎么办?谢雪峰想到了一个自以为绝妙的办法。

2008年下半年,谢雪峰通过网络搜索到某药品省代的联系方式,便冒用他人名义进行接洽。随后,双方在电话中约定了代理的药品、返点的折扣以及支付的方式。

“最初,尝试性选了一两种药品,很顺利把药开发进了医院,药品省代也很快把费用给了我。”在尝到甜头后,谢雪峰再无心思钻研业务 ,一门心思搜集起药品信息。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案发,谢雪峰先后将6种药品成功打入临安中医院,共收受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197万余元。

“谢雪峰行事极为谨慎隐蔽,具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多次与药商、药企联系时,这些涉案药企销售人员都不清楚“谢雪峰”是谁,只知道和他们接触的人名叫“王伟”。

原来,谢雪峰早在一些医药销售人员与他进行接触,想要获取“统方”时,就让他大姐、大姐夫、三姐夫等人办了多张不同银行的存折、银行卡供他使用。在进行“统方”交易时,谢雪峰就直接让对方将款项打入到这些账户上。

决定自己来做药品销售代理后,谢雪峰又取了个“王伟”的假名,与其他药商进行联系,回扣则仍让对方打到他人名下的银行账户。

谢雪峰自以为这种金蝉脱壳的作案手法很高明,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狡兔三窟终是作茧自缚。2022年2月14日,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谢雪峰有期徒刑六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

一直以来,医疗腐败问题都备受关注,医药代表送红包回扣 “潜规则”泛滥,“带金销售”助推药价虚高,扰乱了医药购销的正常秩序,还增加了流通环节的费用,进而间接导致患者看病贵、过度医疗等问题的出现。

  中纪委、国家卫健委等部门曾多次点名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医疗机构贪腐现象,由此带来的药品和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医疗费用增长过快等问题,破坏了行业风气,加重患者负担。

  2022年6月6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九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2022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要求在全国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中持续推进“廉洁从业行动计划”,从“标本兼治”两个维度坚决惩治“红包”、回扣等行风问题,进一步提升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廉洁从业水平进一步规范医疗行为减轻人民群众就医负担,保障医疗质量和安全。落实落细“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廉洁从业九项准则”,把握从严治理内核,严肃处理医疗机构工作人员违法违规牟取个人利益行为。严厉打击医药购销领域非法利益链条“产销用”各环节共同发力打击违法行为。


2022/7/21 8:58:55     浏览人次: 1220

返回顶部
  支付宝生活号     微信服务号    微信订阅号     在线留言
滁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地  址:安徽省滁州市南谯区醉翁西路369号
邮  编:239000
咨询电话:0550-5330000(南区)0550-3838635(北区)0550—3520225(儿童医院)
网  址:http://www.czdyrmyy.com
打印该页
Copyright © 202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版权所有